朱德手抄歌词毛主席说它能抵两个师《游击队歌》的魅力何在?

1937年,贺绿汀写了首“神曲”,戏剧名家自愿吹口哨伴奏,朱德亲手抄写歌词,毛主席说它抵两个师,周总理称赞这是人民批准的作品。

它就是《游击队歌》!它犹如军鼓般振奋斗志,点燃抗日热情,再现八路军的战斗英姿,成了无数抗日战士的青春之歌。

它能真切地唱出游击队员的心声,以及坚定的抗日救国信念,贺绿汀曾这样说:“不到八路军部队,是写不出来的。”

这一年, 34岁的贺绿汀加入了上海文化界新成立的抗日演剧队,跟随演剧一队一路演出到抗战前线。

沿途演出中,为了躲避日机的轰炸,贺绿汀钻进了防空洞,而防空洞外的战场上,机枪哒哒声,刺刀拼杀声……

经由西安时,贺绿汀在新成立的八路军炮兵团,指战员指着大炮兴奋地告诉他:“咱们这些野战炮都是缴获日本鬼子的。”

惊讶不已的贺绿汀受此启发,后来在歌词里写下了“没有枪、没有炮,敌人给我们造 ” 。

贺绿汀翻阅了有关游击战的资料,也亲眼见到了八路军作战条件的艰苦,子弹也是稀缺品,战士们就心照不宣地有了“瞄不准不打,看不清不打,鬼子远不打”的三不打原则。

然而,在装备如此落后且匮乏下,八路军个个都练成了神枪手,把游击战打得出神入化,搞得敌人措手不及却又无计可施。

“我们都是神枪手,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”,突然冒了出来,犹如神来之笔,生动刻画出八路军绝处逢生的神力。

于是,在一盏微弱的油灯下,热血沸腾的贺绿汀一坐上炕,便落笔如有神,脑海中不断涌现 “密林里神枪手屏气凝神”、“高冈上飞行军跋山涉水”、“战场上八路军誓死拼杀” 等场景,歌词一气呵成。

欣喜不已的他又一遍遍哼唱歌词,旋律也随之喷涌而出。就这样,《游击队歌》连夜创作出来了。

1938年1月,《游击队歌》第一次在高干晚会上被演绎了,由贺绿汀指挥,演剧队其他队员合唱。

可当时根本没有伴奏乐器,戏剧家欧阳山尊只好吹着口哨来伴奏。在嘹亮的歌声中,口哨伴奏显得更有味道,贺绿汀觉得像极了游击队员吹着轻快的口哨下山。

演出一结束,掌声雷动,这首歌简直唱出了每个游击队员的心声,暖了他们的心窝。

朱德老总拍了拍贺绿汀的肩膀,赞扬道:“写得真是好啊。”之后,他还把歌词一字不漏地抄在了日记本上,希望演剧队能尽快去各部队教唱。

此后,贺绿汀和演剧队便不厌其烦地教唱,战士们白听不腻、百唱不厌,甚至有的部队为了随时随地能唱,还派人骑马狂奔了几十里路来抄歌谱。

而休整待发的685团团长,更是力邀贺绿汀来教战士们唱《游击队歌》,还下令说:“咱们在出发前,一定得学会这首歌。”

出发当天,在漫天大雪中,贺绿汀与队员们齐声高歌《游击队歌》,斗志昂扬的战士们合唱着,踏着坚定的步伐,直奔敌后战场。

同时,因战士们不断深入敌后,《游击队歌》也被传唱到了各大战场,激起了全国军民抗日的热情。

1943年,贺绿汀来到延安,并携带《游击队歌》原稿参加文艺晚会。毛主席见到他,紧握他的手说:“写得相当好啊,人民会一直记得你和《游击队歌》的。”

在抗日战争中,这首歌总让战士们越战越勇,极大地鼓舞了抗战士气。甚至被毛主席这样评价:别小瞧了这首战歌咯,它可抵得上两个师的兵力!

新中国成立后,一直十分欣赏此歌的周恩来总理,排除众议,力将《游击队歌》作为插曲,收进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中。

正如他所说:“它是人民批准的作品!不仅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情绪,还好听,群众们都爱唱。”

《游击队歌》脍炙人口,它一次次响彻在敌后的地道里、战场上的硝烟中,鼓舞着无数中国人站起来,共击日寇,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。